橘梨纱 最好作品番号

橘梨纱 最好作品番号

 病因先因劳心过度,心中时觉发热,继又因朋友宴会,饮酒过度遂得斯证。其午前觉凉者,其气分亦有不足,不能乘阳气上升之时而宣布也。

复诊翌日复诊,热退十之七八,心中亦不怔忡,少进饮食亦不呕吐,衄血便血皆愈。 其夜间疼益剧者,因其脉上盛下虚,阴分原不充足,是以夜则加剧,其偶作眩晕亦职此也。

其热物理虚者,或服白虎加人参汤,若虑其复作滑泻,可于方中仍加滑石三钱,或更以生山药代粳米煎取清汤,一次只饮一大口,徐徐将药服完,其热全消,亦不至复作滑泻。诊断凡吐血久不愈者,多系胃气不降,致胃壁破裂,出血之处不能长肉生肌也。

医治失宜,七八日间又添喘促。愚晓其家人曰∶此病已愈,无须用药,所以仍不饮食者,其胃气不开也。

惟仍有恶心之时,懒于饮食,拟再治以开胃、理肝、滋阴、清热之剂。 及愚习医学时,其如此治法者则恒多偾事,而愚所阅之医书,又皆系赵氏《医贯》、《景岳全书》、《冯氏锦囊》诸喜用熟地之书,即外感证亦多喜用之。

证候初得周身发热,原宜辛凉解肌,医者竟用热药发之,汗未出而热益甚,心中亦热而且渴。 动则作喘,头目眩晕,心中怔忡,脉象微弱,两尺无根。

Leave a Reply